IvanCANULL

模仿者

1
漫天的白雪覆盖在黄土上,匈奴的铁骑蹂躏过的麦田已经溃烂。龟裂的土地难以掘动,蒙古草原刮来的北风一 层层地往黄土上糊一层雪,再往雪上糊一层黄土。一双还未发育完全的手在往坑里填土,土没至一半,他瘫坐在地上,祈求老天爷为自己的孝心感动,地里蹦出一点黄金来。风里的冰渣像匈奴的刀砍在头上。他很快便放弃了祈求黄金的愿望,他喃喃地说:“老天爷给我一点银子给祖母买口棺材就好了。”

老天爷终于发话了:“近来求我的人络绎不绝,我跑来跑去忙活的很,等我半个时辰就好。”半个时辰后,老天爷果然回来此地,当看到郭巨已被掩埋在黄土之下时,他怒不可遏,让雷公做法,劈死了埋他的儿子。


2
老先生此前在北大教古汉语,他最喜欢二十四这数字,比如毛主席爱看的二十四史,还有就是二十四孝的故事。他总是用卧冰求鲤的故事为他的学生们树立传统价值观——百善孝为先。有一次他提着一条鲤鱼进了教室,身子还冻得瑟瑟发抖,说出来的话都在颤抖,但他仍不忘教育他的学生,向他学习。

后来爆发了革命。二十四孝被打成封建,老教授也被打为右派,天天被拉出来批斗。那年冬天,不知哪位学生想出来让老教授卧冰求鲤的主意,红卫兵们纷纷拍手叫好。一帮人把老教授拉到前门大街,内河结了厚厚的冰,一伙人在上面溜冰,一伙人在打冰球。红卫兵吼道,“让一让让一让,斗私批修了!”老教授被扔在冰上。他蜷缩着,好像说着什么话。红卫兵勒令他卧出一条鲫鱼,而且只准是鲫鱼(因为鲤鱼不好吃)。居有间,红卫兵在街上打牌,老教授一个人躺在冰上,貌似已经休克。后来红卫兵实在等不及了,眼看着用来做午饭的鲫鱼还没有着落。他们看到老教授的惨像,不得不将老教授拖起来送去医院。领头的一再嘱咐,人不能死,留到下一次批斗用。领头的找了一帮人,拿锤子砸开了冰层。

“妈的,河里没鱼。”

3
金大帅召见了一大帮本土最优秀的作家,他们从来不屑于拿布克奖,诺贝尔奖,塞万提斯奖,他们只有在金大帅接见他们的时候才会热泪盈眶。在草长没有莺飞的春天,金大帅召见他们的时候,那场面就像是追悼会一样。仿佛每个作家都是罪人。

金大帅说:“给我写两部传记。一部写我的一天,要详细。另一部写我的一生,要详略得当。你们走吧。”

几位作家眼泪还没擦干,就被警卫员架了出去。他们很疑惑,金大帅什么也没告诉他们,他们怎么写?到了街上,他们聚在一起,商议了写作的方案。他们达成了共识:每个人各写两部,一个月后再一起讨论,取长补短。

约定的时间到了。每位作家都拖了一大车的手稿。结果却发现第一部传记大部分人写的极为相似,都是从每日新闻里了解的金大帅的信息汇编而成。第二部虽然写的事情不同,但是总体感觉也是大同小异。只有一位作家写的与众不同,他详细地描绘了金大帅的糜烂生活,写了金大帅的每一个夜晚和与他陪伴的不同女人,他一共写了617章,每一章的描写都各有特色,而且人物绝不重复,有的高耸,有的就差强人意了。至于他写的另一部,则是把他写的第一部的43章扩充了一下。小说家们一致推选他拿着稿子觐见金大帅。他们深知那个人的实力,只是想借此除掉他。不料金大帅读了之后却深受感动,激动地冲了出来,几个警卫员都拦不住。他吼道:“出版!出版!写的太他妈好看了!”

后来书店里排起了长队,买书的人比买面包的人还多。那个小说家也住进了大别墅。可是没过多久,他就被秘密枪决了。所有他写了的书都被查收焚毁。理由是他写的传记威胁了金大帅的统治——读者读了他写的传记之后都陷入了自以为就是金大帅的幻想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IvanCANULL | Powered by LOFTER